你的位置:铁板烧设备/铁板烧设备厂家/铁板烧设备价格/铁板烧设备公司/ > 最新公告 > >流畅、疏朗、从容——分析十副古人对联与大家共赏
热点资讯
最新公告

流畅、疏朗、从容——分析十副古人对联与大家共赏

发布日期:2021-11-18 07:37    点击次数:183

图片

流畅、疏朗、从容

——分析十副古人对联与大家共赏

1、安庆大观亭(王珊森)

莽乾坤能得几人闲,且安排铁板铜琶,唱大江东去;

好风月不用一钱买,休辜负青山红树,送爽气西来。

莽乾坤:即莽莽乾坤,意同“苍茫大地”。

铁板铜琶:宋俞文豹《吹剑录》:“学士词,须关西大汉,铜琵琶、铁绰板,唱'大江东去’。”学士指苏轼。

大江东去:宋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好风月不用一钱买:唐李白《襄阳歌》诗:“清风朗月不用一钱买,玉山自倒非人推。”这里是化用。

安庆大观亭在安庆市西南隅正观门外,为明代知府陆钶[kē]创建。大观亭俯瞰长江,气势雄壮。一般我们用景物来烘托气氛、表现情感力量,而此联反其道而行,用东坡诗意的豪放来衬托亭子的气势。下联接住上联的气,再加以景物描写来推波助澜,从而把整联的基调稳住。学习其语言洒脱、气韵酣畅。

2、潮州金山(张丹叔)

明月共天涯,看云影波光,恍疑身在江南,访当年佛祖谈禅,诗仙留带;

春风移岭表,趁蕉阴椰叶,偶尔步来城北,问何处韩公遗碣,常相残题。

张丹叔(1838-1897),字桂联,江苏江都人,秀才出身,任贺州知事、广东多地知府。1893年进京述职,七位江苏同乡宴请他,以翁同龢为首,其中四人为状元,三人为进士,可见此人才望之高。中法战争时积极抗法,1894年二次上疏反对马关条约,1895年想联合张之洞等一同上疏,但最后仅剩他一人,怒而辞官,因胸腹作痛,1897年逝世。

留带:元代张可久《[双调] 折桂令·别怀人生最》:“人立冰壶,诗留玉带,塔语金铃。”

韩公:公元819年正月,51岁的韩愈因上书《谏迎佛骨》被贬为八千里外的潮州刺史。在潮州刺史任上七月余,为潮州办了很多实事。

常相:常衮(729-783年),字夷甫,河内郡温县(今河南温县)人。唐德宗时期宰相,三原县县丞常无为之子。大历十二年(777年),正式拜相,独揽朝政,册封河内郡公。唐德宗即位后,贬为河南少尹,再贬潮州刺史,迁福建观察使。注重文化教育,增设乡校,亲自讲授,闽地文风为之一振。

潮州金山又称金城山,位于城区北部、面临韩江,海拔60米,因形似覆釜而得名。金山曾为唐宋时郡、州、署所在地。摩崖石刻是金山胜迹之一,现存石刻30处,或纪游、或纪事、或写景、或赋诗,以南麓偏西山坡石壁宋代书法名家米无章所书“第一山”,令人叹为观止。山上还较完整地保存有明初的古城墙。

此联是写名胜联惯常手法,写景与抒情交融,写今与怀古贯通。上联用第三句“疑在江南”,又通过“金山”的名字,自然让人联想到镇江的金山,所以在我看来最后两句“佛祖谈禅,诗仙留带”是虚写,这两件事发生在镇江金山,但此地的风景不亚于那里,佛祖和诗仙应该也来过吧,我且去找找有没有遗迹。下联则自然而然联想到韩愈和常衮在此地的事迹,有一种怀古之感。

张丹叔还曾写过一副潮州韩愈祠的联,也比较出名:

潮州韩愈祠(张丹叔)

天意启斯文,不是一封书,安得先生到此;

人心归正道,只须八个月,至今百世师之。

3、马鞍山太白楼(黄琴士)

侍金銮,谪夜郎,他心中有何得失穷通,但随遇而安,说甚么仙,说甚么狂,说甚么文章声价,上下数千年,只有楚屈平、汉曼倩、晋陶渊明,能仿佛一人胸次;

踞危矶,俯长江,这眼前更觉天空地阔,试凭阑远望,不可无诗,不可无酒,不可无奇谈快论,流连四五日,岂唯牛渚月、白纻雪、青山烟雨,都收来百尺楼头。

太白楼位于马鞍山市采石矶西南二公里,面临长江,背依翠螺山,素有“风月江天贮一楼”之称。原名谪仙楼。

黄琴士,字典五,安徽泾县人,曾主讲翠螺书院。

汉曼倩:东方朔(约前161年—前93年?),字曼倩,平原郡厌次县人,西汉时期著名文学家。

白纻:白色的苧麻,或其织成的布。

上联写人,开门见山地点出了李白一生中浮沉波折的两件大事:“侍金銮”和“谪夜郎”,而李白却随遇而安,“什么仙、狂、文章声价”都看得十分淡泊,可以说对他给予高度的评价,“只有楚屈平、汉曼倩、晋陶渊明”的胸次才与之相比。下联则转到写景,依然承接的是上联的气,读来酣畅。此联内容上并无过人之处,但可以学习其对长联气脉的把握,一定不能纠结。

4、镇江江西会馆(佚名)

坐中都是故乡人,喜一榻茶烟,好同询南浦朝云,西山暮雨;

江畔别开名胜地,近二分明月,试凭眺东流雪浪,北固烟霞。

南浦朝云,西山暮雨:唐王勃《滕王阁序》:“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

东流:向东流的水。《庄子·徐无鬼》:“故海不辞东流,大之至也。”

雪浪:宋苏轼《归朝欢》:“我梦扁舟浮震泽。雪浪摇空千顷白。”

座落在镇江的江西会馆,立意便要照顾到镇江和江西两个地方,这是会馆联的惯常思路。上联切合江西,以《滕王阁序》的意向去切,下联则切到会馆所在地镇江,依然以景物结尾。全联结构清晰,内容雅切。

5、陈化成祠(熊一本)

昔时未读五车书,雅量清心,温如玉,冷如冰,是大将实是大儒,使天下讲道论文人愧死;

此日竟成千载业,忠肝义胆,重于山,坚于石,忘吾身不忘吾主,任世间寡廉鲜耻辈偷生。

陈化成(1776年—1842年6月16日),字业章,号莲峰,汉族,福建同安县(今属厦门市)人,出身行伍,历任嘉庆间参将、道光间总兵,鸦片战争爆发时任福建水师提督,后改任江南提督,在鸦片战争时期保卫吴淞(今属上海市宝山区),与英国侵略军力战,英勇牺牲殉国。

陈化成祠即陈公祠,位于厦门公园西路15号东侧。清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陈化成殉国后,由参将陈胜元和厦门绅商建此祠堂祀之。

熊一本(1778—1853),字以贯,号介臣,六安人。于1834年接任台湾府知府,后又于1837年(道光17年)奉旨担任按察使衔分巡台湾兵备道并辗转担任三次该项职务,为台湾清治时期这阶段的地方统治者。

祠庙联不外乎总结祠庙所祀者的生平,而更高的要求肯定是要融入作者的观点和情感倾向,传达出人生观和价值观。此联作者刻画出陈化成鲜活的充满正能量的形象,虽然长,但是感情饱满,有力量,给读者以较大的冲击。

6、汝州关庙(俞樾)

庙貌遍尘寰,此间地接许昌,请看魏国山河,徒留荒草;

轺车遵汝水,使者家居苕霅,愿与故乡父老,同拜灵旗。

《春在堂楹联录存》记:“吾乡人之商于汝者,以此庙为公所。丙辰年余行至此,乡人乞题。”

俞樾(1821年12月25日—1907年2月5日),字荫甫,自号曲园居士,浙江省湖州市德清县城关乡南埭村人。俞平伯的曾祖父,章太炎、吴昌硕、日本井上陈政皆出其门下。清道光三十年(1850年)进士,曾任翰林院编修。后受咸丰皇帝赏识,放任河南学政,被御史曹登庸劾奏“试题割裂经义”,因而罢官。遂移居苏州,潜心学术达40余载。治学以经学为主,旁及诸子学、史学、训诂学,乃至戏曲、诗词、小说、书法等,可谓博大精深。海内及日本、朝鲜等国向他求学者甚众,尊之为朴学大师。所著凡五百余卷,称《春在堂全书》。

许昌:建安元年八月(196年),曹操至东汉京都洛阳迎献帝,迁都许都许县(今河南许昌东),汉朝末代都城。三国时期,许昌为魏五都之一。魏国魏黄初二年(221年),魏文帝曹丕以“汉亡于许,魏基昌于许”,改许县为“许昌县”。

轺[yáo]车:奉使者和朝廷急命宣召者所乘的车。亦指代使者。唐王昌龄《送郑判官》:“东楚吴山驿树微,轺车衔命奉恩辉。”

苕[tiáo]霅[zhà]:苕溪、霅溪二水的并称。在今浙江省湖州市境内。是唐代张志和隐居之地。《新唐书·隐逸传·张志和》:“愿为浮家泛宅,往来苕霅间。”

此联写关庙,上下联都没有直接写关羽或者庙本身,而是运用侧面描写的方法来为关羽进行定位。上联通过庙的位置,连接到魏国故都许昌,从而表达曹魏山河早不在,关羽却依然有祀的对比,凸显关羽的历史地位;下联则从其会所视角入手,从庙旁的汝水联想到自己家乡的二水,作者与来往此会所的家乡父老一起来拜关羽的灵旗,体现出关羽在老百姓心中的地位。

7、望云山庄(张温和)

七十里看过名山,持节人归,颇觉家园多静景;

十六亩攒成小筑,开尊客至,可知野史有余情。

雷瑨《楹联新话·园亭》:“横云山为松江九峰之一,山麓有王氏横云山庄,俨斋尚书修明史处也。其右为张文敏家祠,亦有园亭池沼,今皆颓圮矣。惟张温和公望云山庄,营于道光中,其图为同里颜朗如、冯少眉、祁虚白诸人所作,地广十六亩,对山临流,水木明瑟。”

持节:古代使臣奉命出行,必执符节以为凭证。宋苏轼《江城子·密州出猎》有:“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此处指作者在外做官。

此联明白如话,但是言之有物,写自己的庄园,不需多么炫技,只需要真诚的表达。

8、祝任小沅中丞七十寿(俞樾)

屏藩节钺,半生来宦迹,两至吾乡,僚友曰善,士林曰善,闾阎曰善;

香山放翁,七十岁诗篇,并为公寿,富贵中人,风雅中人,神仙中人。

《春在堂楹联录存》记:“(任小沅中丞)官浙江布政使,后至浙江巡抚。”

屏藩:比卫国的重臣。《诗经·大雅·板》:“价人维藩,大师维垣,大邦维屏,大宗维翰。”

节钺:节和斧钺。古代授予将帅,作为加重权力的标志。《孔丛子·问军礼》:“天子当阶南面,命授之节鉞,大将受,天子乃东面西向而揖之,示弗御也。”

闾阎:指民间。《史记·樗里子甘茂列传论》:“甘茂起下蔡闾阎,显名诸侯,重彊齐楚。”

香山放翁,七十岁诗篇:白居易《自咏老身示诸家属》:“寿及七十五,俸沾五十千。夫妻偕老日,甥侄聚居年。“陆游《七十》:”七十残年百念枯,桑榆元不补东隅。但存隐具金鸦觜,那梦朝衣玉鹿卢。身世蚕眠将作茧,形容牛老已垂胡。客来莫问先生处,不钓娥江即镜湖。”

上联通过中丞为政的地点,联系到作者自己的故乡,从故乡人的反馈上侧面夸赞其政绩品德;下联则切入到贺寿的环节,角度也是不同常法,白居易、陆放翁都写过七十岁的诗篇,以此来贺君寿,愿你像这两位大家一样,做“富贵中人,风雅中人,神仙中人”,可谓风雅十足。

9、挽李续宜(曾国藩)

我悲难弟,公哭难兄,旧事说三河,真成万古伤心地;

身病在家,心忧在国,弥留当十月,正是两淮平寇时。

李续宜(1823年-1863年),字克让,号希庵,湖南湘乡(今湖南涟源)人,晚清湘军名将,浙江布政使李续宾之弟。同治元年(1862年),李续宜在安徽巡抚任上被委任为钦差大臣,督办安徽军务,负责剿捻事宜。他不久因母忧回籍,次年(1863年)十月便在原籍病逝,年仅四十一岁,谥号勇毅。

李续宾(1818年-1858年11月16日),字如九,一字克惠,号迪庵,湖南湘乡(今湖南省涟源市)人,晚清湘军名将。咸丰八年(1858年)十一月,在三河之战中陷入太平军的重兵包围,最终战死,所部尽覆,清廷下诏以总督例赐恤,赐谥忠武。

曾国华(1822年7月14日—1858年11月15日),字温甫,一号深斋、行宽六,湖南湘乡人,曾国藩胞弟。跟随李续宾力战死,赠道衔,予骑都尉世职,谥愍烈。

李续宜兄为李续宾,三河镇之役与曾国藩六弟曾国华同殁于阵,故有“难兄难弟”之语。而三河惨败也是曾国藩统领湘军出兵镇压太平天国之初一次最惨痛的失败,以当事人说当日伤心事,其伤心方愈显真与痛。李续宜亦是湘军的一员虎将,其去世之时,正是清军复克金陵之日。湘军论功行赏,一时官帽横飞,下联为之叹息,亦并不是假惺惺的几滴鳄鱼泪。(前录自张小华《论曾国藩对联》)此联起首以与被挽者一种十分复杂的关系入手,思路理得非常清晰,而结句又扣合到与起首相关的事件上(剿太平天国),可谓呼应得非常好。而这种呼应更加深了作者对斯人已去的叹息和伤感。

10、挽曾文正公太翁(李元度)

老子婆娑,看儿曹整顿乾坤,当代重逢王海日;

吾皇神武,定中原扫除氛祲,家祭无忘陆放翁。

李元度(1821年-1887年),汉族,湖南平江县人。字次青,又字笏庭,自号天岳山樵,晚年更号超然老人,清朝大臣,学者。1853年(咸丰三年),已经三十三岁的李元度投笔从戎,加入曾国藩湘军,充当幕僚,协助曾“辟佐戎机,调理营务”,深得曾氏赏识。

曾文正公太翁:指曾国藩之父曾毓济(1790—1857),字竹亭。

老子婆娑:指男子自夸襟怀豪放。《晋书·陶侃传》:“将出府门,顾谓愆期曰:'老子婆娑,正坐诸君辈。’”此处是作者夸曾国藩之父。

王海日:王华,字德辉,号实庵,晚号海日翁。曾读书龙泉山中,学者又称他龙山先生,浙江余姚人。王华的长子为明代著名哲学家王守仁(王阳明)。

氛祲:fēn jìn,解释为比喻战乱,叛乱。唐杜甫《诸将》诗之四:“回首扶桑铜柱标,冥冥氛祲未全销。”

上联拉王阳明的父亲王海日做衬,既夸了太翁也夸了曾公,一举两得。这是写贺老人寿联或者挽联的一种思路。作者跟曾国藩关系也很不一般,是他的下属。1857年,李元度正是在跟随湘军镇压太平天国,因此有下联之意。“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一方面期许战争胜利,另一方面又扣合到被挽者的身份,等中原重定之日,曾国藩也会像陆游对他儿子的期待一样,把这一喜讯在家祭时告诉自己的父亲,以慰其在天之灵。此联两个拉人作衬都很到位,而联意又很顺畅。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我国四大无人区,是人迹罕至却景色绝美的荒野之地
友情链接: